为何有人千杯不醉 ,你却不省人事

2019年01月30日03119

在我们公司的阿婷一觉醒来,又像以前那样感觉后悔。头天晚上发生了什么,她几乎毫无印象。只记得自己在一个聚会上跟人聊天,之后的事情,脑海中一片空白。

 

随后她给我打电话“她是怎么去那儿的,手上的印记是哪里来的?谁送她回来的?她身边的男子是谁?”等等一系列问题。

 

她回忆说,“这也太奇怪了,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……只好一笑了之,这种事情对我来说似乎挺正常的”。

 

阿婷多次出现这种失忆的状况,而且很早就开始了。她说,感觉就像是“一脚踩空,掉入陷阱……第二天醒来,我就会在一个不同的地方”。

 

 

她所经历的是酒精引起的失忆,这个俗称“断片儿”(blackout)的状况可能带来严重的后果。正如这个词表明的,在这种状态下,对夜晚的所有记忆在某一点之后就会变得漆黑一片。有些醉饮者的问题会轻微一些,仅失去部分记忆,记忆变得不完整。

在那时候,阿婷经常性的失忆并没有引起她的警觉。只是现在回顾过去,她才意识到酒精让她的生活变得“一团糟”,她把那些经历都写进了一本书里。


相信你身边常会听到类似阿婷酒后失忆的实例,听起来并不陌生,那是因为断片太过常见:一份分析报告显示,在大学年龄段的饮酒者当中,在被问及饮酒习惯时,有一半的人都经历过某种程度的断片;最近对2000多名刚从中学毕业的青少年所做的调查发现,20%的人在此前六个月都有酒后失忆的经历。

 

为了帮助阿婷解决困惑,我决定赴汤蹈火,一探究竟,查阅了相关资料。

 

科学家们试图进一步揭示喝断片的原因,相较于其他人,为什么有些人更容易喝到失忆?科学家们希望借此能够更好地理解这件事,并且希望能避免许多不良后果。

最近的研究有所突破。数十年来,人们一直认为只有饮酒过量才会出现断片。研究人员经过一系列奇特的实验有了一些惊人的发现。今天这种实验因为伦理原因是断然无法实施的。

尽管这些实验是在酗酒者身上做的,但他们为了解非酗酒者在断片期间的行为打下了基础。这些实验今天仍然具有影响力,部分原因是因为今天出于显而易见的伦理原因,科学家们不可能用酒精让参与者失去记忆。所以,他们在很大程度上只能依赖过往的调查问卷。

断片期间,很多记忆完全失去了,这在某种程度上揭示了大脑里正在发生什么。人们相信,海马体暂时受到了损害。这个大脑构造非常重要,它将输入的信息编排在一起,创造出我们对于日常事件的记忆。这个区域严重受损的人,无法创造新的记忆。

“我们认为,主要是酒精在抑制海马体的活动,使其无法创造出对事件的连续记录”,他说,“就像磁带上的一个短暂间隙”。

 

阿婷告诉我她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,对于这一点我很疑惑,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的想法,“我喝完酒一睁眼就天亮了”是这样吗?

 

 

你是怎么断片,到底跟什么有关系?

我们现在对造成酒后断片的其它因素也有了更多的了解,比如空腹饮酒或者睡眠不足。另一个主要风险与喝酒的速度有关,因为我们喝得越快,血液中酒精浓度上升的速度就越快。血液中酒精的浓度介于0.20%和0.30%之间,似乎就能导致完全断片,这时什么都记不住。根据性别和体重差异,4个小时内喝下15个或者以上的英国标准饮酒单位,就能达到这个浓度。

但是,血液中的酒精浓度并不能解释在饮酒量差不多的情况下,为什么有些人会失去全部记忆,有些人却不会。

断片在大学生和女性当中更为普遍(Credit: Getty Images)

在体重较轻的人群中,断片更为常见。在大学生中断片也更多,他们喜欢“热身”,“在开始社交前就先喝得兴高采烈,这让血液酒精浓度迅速上升”,阿婷说。

 

女性会更容易喝到断片。她们的体型总体上比男性小,体脂更高,这就意味着她们的身体缺少水来稀释摄入的酒精,所以她们血液中的酒精浓度上升得更快。在2017年,加州帕洛阿尔托大学(Palo Alto University)的哈斯(Amie Haas)发现,女性断片时的饮酒量通常比男性要少三杯。2015年的一项研究也显示,女性比平常的量多喝一杯,就比男性喝断片的几率高出13%。

除了性别差异之外,遗传因素可能也会导致谁更容易喝断片。那些母亲有酗酒问题的人被发现风险更大。还有一项对1000多对双胞胎进行的研究,发现在有断片经历的人当中,有血缘关系的占了一半以上。

她说:“从整体上看,似乎内在的大脑弱点和遗传弱点,把人置于危险下。”

哈斯说:“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,对于年轻人正在发育的大脑来说,饮酒真的很不安全。”因为相较于成年人,青少年对酒精更为敏感。其中一个原因是,大脑的额叶是最后发育的,大约在25岁左右。

 

 

断片不仅对青少年来说后果严重,对女性来说也是如此

我和同事发现,与男性和从未有过断片经历的饮酒者相比,有过这种经历的女性更有可能在断片时进行高危性行为。她们隔天也表现出更多的悔意。

证据还显示,遭过性侵的女性在喝断片时,容易再次成为受害者,而没有断片经历的饮酒女性则不然。这是因为,由于决策能力下降,她们喝醉时处在风险中,尤其是对潜在危险的评估能力下降。事后她们也会处在风险之中,因为她们无法回忆起所发生的事情。

 

阿婷对这种不一致的状况深有感受。她说,在断片的时候,她仍然可以正常反应,参与对话,对笑话做出回应,就像古德温的实验对象可以进行计算一样。只有那些很了解她的人,才能意识到她“目光呆滞、断电”的样子是因为处在断片状态。她说:“就好像没有人在家……就像我在说话,但没有人接话一样。”

 

但是,尽管外人看不出来,她知道自己不是自己。 “我确实认为自己的决策能力受到了损害”,阿婷说。 “我会变得非常冲动、毫无防备、好表现自己,有时甚至以清醒时完全不可能的方式,在性上主动……这都是人们告诉我的”。

密歇根大学(Michigan University)规定:“醉酒的人在法律上无法同意性行为,这意味着与'精神上无行为能力'的人发生亲密性行为,法律上构成性侵犯。”

如何帮助像阿婷这样的断片饮酒者减少他们的饮酒量

密苏里大学(University of Missouri)的成瘾心理学家米勒(Mary-Beth Miller)发现,一种简单的干预手段可以帮助断片饮酒者减少他们的饮酒量;她一开始是在退伍军人当中运用,后来又推广到酗酒的大学生当中。

 

这种干预方式被称为“个性化的规范反馈”。它是一份在线问卷,询问个人的饮酒习惯,并在与年龄、背景相似的他人进行比较后,判定他的饮酒量大小。她的研究团队发现,断片是一个“教育时刻(teachable moment),之后,个人更有可能对干预做出反应”。

对于那些经常断片的人来说,良好的第一步是更好地监控自己的酒精摄入量,并让你周围的朋友也这样做。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。对于阿婷来说,回头看,她才能看到警告信号。即使在那个时候,她也知道自己"不想那么醉"——但还是忍不住喝酒。

阿婷说,“酒醉的行为我们会一笑置之,变得习以为常;但我们也希望远离酒精所造成的情感和身体伤害”。

戒酒八年后,她很高兴没有再陷入丧失记忆的黑暗陷阱里。她说,这让她的生活变得简单。

 

社长:凌春鸣

作者:袁开花

 

 

ISG国际高级侍酒师 

WSET3级国际品酒师

中喜酒业总经理助理

波尔多葡萄酒产区认证讲师

贺兰山东麓讲师版和学员版教材编委

贺兰山东麓第一批认证讲师 

专业葡萄酒撰稿人